2月15日下午,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優化法治化營商環境工作新聞發布會,通報2021年度工作開展情況,并公布兩級法院審理的10起優化法治化營商環境典型案例。

  該院黨組成員、副院長崔海林在通報工作時說,2021年,商丘兩級法院圍繞黨中央、國務院、省委、市委關于優化營商環境的系列決策部署,聚焦“辦理破產”“保護中小投資者”“執行合同”三項牽頭指標,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積極推動構建法治化營商環境,為商丘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

  高點定位,營商環境建設開創新局面。堅持思想先行,提高政治站位,加強組織引領,制定下發優化營商環境相關規范文件。強化一體推進,緊緊圍繞市委提出的“進入全省第一方陣”目標,切實擔當司法政治責任,高質量完成營商環境填報工作。

  服務大局,營商環境攻堅取得新進展。維護企業和企業家生產生活安全,依法嚴厲打擊經濟犯罪,審結集資詐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網絡電信詐騙等犯罪案件。推動形成公平開放透明市場規則,通過商事案件審理強化了市場主體的契約意識、規則意識和責任意識,提升了市場經濟活力??焖賹徖斫鹑诩m紛,嚴懲違約行為,助力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完善破產府院聯動機制,加大長期未結案件清理和指導督辦力度,縮短案件辦理時間。保護科技創新發展,依法保護科研人員及其發明成果,維護創新企業正當權益,激發區域創新活力。助力打造高效便捷政務環境,建立多元聯動實質化解行政爭議工作機制,搭建行政執法機關與行政審判部門的良性互動平臺,促進行政爭議實質化解。

  深化改革,營商環境建設實現新突破。優化司法服務,嚴格落實立案登記制,強化“兩個一站式”建設工作。提高案件質量,規范法官自由裁量權,統一法律適用,避免“同案不同判”現象。提升訴訟效率,加強訴調對接、圍繞提升涉企案件速裁快審,全面深化審判方式改革。深化執行改革,積極構建失信被執行人信用修復機制,助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多點發力,確保司法公開邁上新臺階。強化部門協作,堅持開門納諫,深入開展“我為群眾辦實事”“萬人助萬企”等專項活動,切實上門問需,加強宣傳引導,通過以案說法、以案釋法引導中小投資者理性維權。

  會上,市中級法院環資庭庭長劉一宇公布了全市法院2021年度優化法治化營商環境十大典型案例。

  發布會由市中級法院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王養慶主持。省、市多家媒體記者應邀參加。

  【案例一】章某慧挪用資金案

  【基本案情】2012年12月18日,河南某業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業公司)與章某慧簽訂《內部承包施工合同》,約定:淮南市文化藝術中心項目施工承包責任人為章某慧,承包責任人獨立核算,自負盈虧,自我承擔施工過程中風險及某業公司與淮南市文化藝術中心所有合同、補充協議及相關紀要的全部風險內容。

  施工期間,章某慧將工程的土建部分以大清包的形式承包給王某友,2013年2月5日、6日,收取王某友150萬元工程保證金。其中匯入分公司賬戶80萬元,會計賬戶47萬元。章某慧指示會計將其中30萬元匯給吳某英,17萬元轉給其律師,用于支付個人律師費及法院執行款;剩余23萬元,章某慧辯解系王某友用前期工程款抵扣的,并非交納的現金,王某友證言中陳述系20萬元現金,交給了會計趙某。2015年7月份,某業公司以章某慧違反合同約定,將部分工程分包給王某友為由解除章某慧職務。2016年,王某友起訴某業公司,要求返還150萬元工程保證金,法院判決某業公司償還王某友150萬元保證金。2017年10月,某業公司股東吳某英(該公司法定代表人付某杰之妻)以章某慧涉嫌挪用資金罪向夏邑縣公安局報案。

  【裁判結果】該案一、二審法院均認為,在淮南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將淮南市文化藝術中心工程項目發包給某業公司前,章某慧已與某業公司簽訂了《內部承包施工合同》,從雙方約定看,章某慧是借用某業公司名義承包的工程,系工程施工實際承包人,對收取施工方繳納的工程保證金有處分權,且部分保證金用于工程開支,其行為不符合挪用資金罪規定的構成要件,不構成挪用資金罪。

  【典型意義】在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加強產權和企業家權益保護的大背景下,兩級法院裁定被告人章某慧無罪,是貫徹中央保護產權和企業經營者權益重大決策的司法實踐。本案的裁定不僅還被告人個人以清白,更對增強企業經營者人身、財產安全感和干事創業信心具有重要的意義。本案的判決充分貫徹了“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做犯罪處理、堅決防止將民事責任變為刑事責任”的司法理念。

  【案例二】郭某林職務侵占案

  【基本案情】河南省某宇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宇建設公司)濮陽辦事處負責人王某方負責該公司在濮陽地區業務。2013年,郭某林、李某軍等在某宇建設公司不知情的情況下,通過王某方利用某宇建設公司資質競標翟陽公路三標段BT施工項目。競標成功后,以某宇建設公司的名義與林州市公路管理局簽訂該項目施工合同。而后,該工程交由李某軍、郭某林負責施工。郭某林、李某軍私自刻制某宇建設公司翟陽公路三標項目部印章,并用于對外簽定與該工程有關合同。2014年,林州市財政局分三筆共381.89萬元撥到某宇建設公司賬戶,某宇建設公司全部轉給王某方,王某方扣除11.3萬元管理費據為己有后,將余款370.59萬元轉給李某軍。李某軍全部用于支付工程款。后因施工過程中產生糾紛,案外人趙某新訴請某宇建設公司及李某軍共同支付其工程款。經仲裁委裁決,某宇建設公司支付趙某新剩余工程款98.68萬元及利息。后某宇建設公司110萬元被法院執行承擔還款義務后,某宇建設公司報案。

  另查明,某宇建設公司2014年1月收到第一筆工程款后,得知王某方以某宇建設公司的名義承接了該工程,補齊了相關任命手續,分別聘任李某軍、郭某林為項目負責人,負責工程技術、施工事宜。聘書落款日期為2013年3月15日。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以郭某林犯職務侵占罪、偽造公司印章罪,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零三個月。商丘中院二審認為,郭某林在未經某宇建設公司許可的情況下,私自刻制該公司翟陽公路三標項目部印章,其行為已構成偽造公司印章罪。原審認定郭某林的行為構成職務侵占罪屬于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依法予以糾正。遂裁定撤銷原判決,改判郭某林犯偽造公司印章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

  【典型意義】在建設工程領域,公司出借資質的現象比較普遍,在施工過程中產生的糾紛,給出借資質的公司造成損失,公司在承擔相應民事責任后,可以依法行使追償權,而不宜追究其刑事責任。本案中,郭某林與某宇建設公司雙方形成的是借用資質的關系,并非實際意義上的公司員工,不符合職務侵占罪的主體要件。在施工過程中,某宇建設公司沒有資金投入,沒有參與技術、安全等方面的管理,也沒有參與工程結算,沒有從中獲利。該項目由實際施工人李某軍、郭某林具體負責,因而工程款由其實際支配。所以,郭某林不構成職務侵占罪,對該部分免除刑罰,符合優化法治化營商環境中保護企業及企業家合法權益的題中之義。

  【案例三】河南某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

  【基本案情】河南某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呈公司)開發的書苑名家二期工程,自2015年停工至今。經債權人申請,法院于2020年9月8日裁定受理對某呈公司的破產重整申請。經評估,其現有資產價值僅為1.504億元,而其負債卻已高達數億元,僅生效法律文書確認的債權就高達2.444億元,其中收取的消費性購房款有3587萬多元,涉及300多人,大部分購房人繳納了3萬元、5萬元、10萬元的購房款,僅有小部分購房人繳納了大部分購房款或全部購房款。經管理人工作,擬定的《某呈公司重整計劃草案》中,將上述3587萬多元的消費性購房款認定為優先債權,予以全額無息退還。

  【裁判結果】管理人依據我國《企業破產法》第八十七條,提請永城法院批準《某呈公司重整計劃草案》。人民法院于2021年8月13日作出(2020)豫1481破2號之三民事裁定書,裁定批準了《某呈公司重整計劃草案》。

  【典型意義】在房地產企業破產案中,關于消費性購房款是否應獲得優先受償的問題,相關司法解釋和答復意見均賦予已支付全部或大部分購房款的購房消費者特殊的法律保護,不僅可以對抗其他優先權利,而且能夠排除強制執行,體現了優先保護處于相對弱勢的房屋買受人的法律精神,確立了購房消費與普通債權應當予以區別對待的原則。但對于僅支付少部分購房款的情形,未規定其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本案中,因涉及的消費性購房人數眾多,如對其按照普通債權予以認定,勢必形成嚴重的社會不穩定因素。本案將消費性購房款認定為優先債權的做法,體現了對案涉購房消費者的統一平等保護,實現了案件處理的實質公平,亦維護了社會穩定。

  【案例四】永城市某鑫置業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

  【基本案情】永城市某鑫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鑫公司)開發的某項目,建筑面積約90000㎡,絕大部分商品房已經銷售完畢,5#、6#商業樓部分銷售。某鑫公司在開發初期,大量資金投入了開發,但由于資金壓力,某鑫公司開始向民間拆借約1.8億元高息借款,最終不堪重負。大部分資產被查封,企業陷入停頓狀態。某鑫公司提出重整申請,人民法院于2020年9月7日作出(2020)豫1481破1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受理某鑫公司重整。但因某鑫公司存在負債較多,欠稅嚴重,資質過期、沒有啟動資金、大部分資產被查封等問題,導致重整程序難以推進。

  【裁判結果】法院積極啟動府院聯動機制,一方面給予債權人信心,一方面借助政府的幫助恢復企業經營。在各方不懈努力下,資產逐步解除查封,資質辦理續期,不動產部門開始準許為房屋備案。最終,重整計劃草案提交債權人會議表決獲得表決通過。2021年9月2日,法院依法裁定批準重整計劃,終止重整程序。目前,某鑫公司已繼續銷售房屋并完成備案,所收款項用于某鑫公司商業樓后續工程建設,且同時與第三方公司簽訂協議,開始運營商業樓的招商。

  【典型意義】“爛尾”樓盤經常出現的多輪查封等情況,往往使得行政權力對“爛尾”樓盤準確宏觀調控較為困難,本案通過司法手段為行政調控提供巨大的幫助作用,為解決“爛尾”樓盤遺留問題提供了新的思路。與此同時,在本案的審理中,府院聯動在重整過程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政府的強力支持為投資人注入了強心劑,極大地縮短了重整周期。

  【案例五】深圳市某景科技有限公司訴李某標、李某繼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責任糾紛案

  【基本案情】2020年2月13日、2月27日,深圳市某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景科技公司)與李某標、李某繼持有全部股權的青某通信(濟寧)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某公司)分別簽訂了《物聯網云平臺服務合同》《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協議》,青某公司使用某景科技公司提供的物聯網云平臺服務及物聯網通信服務,約定相關收費標準等內容。簽訂后,某景科技公司按約履行義務,青某公司自2020年5月起開始拖欠某景科技公司各項費用。截止到2020年8月31日,青某公司尚欠某景科技公司各項費用合計1368166.68元。某景科技公司分別向青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李某標發送對賬單、《欠款催告函》《停機通告函》及律師函等,但青某公司一直未清償。由于青某公司違約,某景科技公司于2020年8月20日提起訴訟,在訴訟過程中,因青某公司被注銷,依法裁定駁回某景科技公司的起訴。青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標、股東李某繼于2020年10月14日將公司注冊資本由100萬元,變更為10萬元,后于2021年1月26日申請注銷青某公司。在青某公司變更注冊資本及申請注銷時,李某標、李某繼出具了債務保全證明、全體投資人承諾書。某景科技公司以李某標、李某繼為被告提起訴訟。

  【裁判結果】人民法院判決李某標、李某繼連帶清償某景科技公司軟件服務費、流量費、云服務器費1368166.68元及逾期付款違約金及律師費、公證費。

  【典型意義】保護企業合法權益,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是司法審判的職責所在。本案中,李某標、李某繼作為青某公司的股東和清算義務人,未經依法清算即申請辦理公司注銷登記手續,顯屬濫用權利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的故意明顯,嚴重損害了債權人的利益,應當對某景科技公司的損失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根據公司法及相關規定,在股東濫用權利,逃避債務情形下,為保護債權人權利,應否定股東與公司各自的獨立之人格,公司股東應對公司債務負有連帶清償責任。本案是法院依法保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的具體表現,對于營造公平有序的法治化營商環境具有示范作用。

  【案例六】永城市某邦商貿有限公司與趙某華合同糾紛案

  【基本案情】2020年3月16日,趙某華與永城市某邦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邦公司)簽訂《天合原裝家用光伏產品銷售安裝合同》,約定產品類型/型號為天合原裝,并對功率和單價進行了詳細約定。后經檢測,實際安裝的天合光能組件非天合原裝光伏系統組件。另查明,光伏電站安裝后,截至2021年3月8日,已發電13778.2kWh,趙某華獲利1萬余元。趙某華以墨綁公司提供的非“天合原裝”產品為由提起民事訴訟,請求某邦公司退還貨款53777元并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進行三倍賠償。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支持了趙某華全部訴訟請求,某邦公司不服提起上訴。商丘中院二審經審理認為,因某邦公司未按照案涉合同約定向趙某華提供“天合原裝”產品,其存在違約行為,一審法院判令某邦公司返還貨款53777元正確。關于三倍賠償的問題,本案中,趙某華安裝光伏產品的目的是為了投資獲得收益,而非生活需要,本案情形不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三倍賠償的條件,二審法院對于趙某華三倍賠償的訴訟請求,依法不予支持。

  【典型意義】《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立法本意是為了保護生活資料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本案中,趙某華安裝光伏產品是為了并入國家電網,獲取長期經濟收益?!断M者權益保護法》三倍賠償條款的適用以當事人存在“損失”為前提,本案趙某華不存在相關損失,故不應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三倍賠償條款。本案標的金額雖小,但裁判方向意義重大,通過本案審理,有利于社會民眾更加了解《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三倍賠償條款的適用范圍,保障企業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形成良好發展氛圍,營造良好法治化營商環境。

  【案例七】崔某民與某鑫置業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物權糾紛案

  【基本案情】2016年3月11日,崔某民與某鑫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鑫置業公司)簽訂一份建設工程施工協議,崔某以包工包料方式承建某鑫置業公司發包的寶某商業街1號、2號樓工程內外裝修收尾及室外工程。該工程于2016年6月底竣工。根據雙方協議約定,抵扣實際施工情況以及借支情況,某鑫置業公司還應當向崔某民支付工程總造價款845760元。因某鑫置業公司資金困難,遂與崔某民之間簽訂委托管理生產廠房合同,用于抵扣上述工程。后某鑫置業公司發現崔某民將置業公司名下的、非委托管理范圍內的商鋪和住宅用于出租。某鑫置業公司以崔某民為被告提起物權糾紛訴訟,崔某民以某鑫置業公司為被告提起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訴訟,形成兩案訴訟。

  【裁判結果】商丘中院對兩案進行了合并審理,組織雙方進行調解,并最終達成調解協議:某鑫置業公司向崔某群等人(崔某民繼承人)支付工程款850000元,崔某民將其占用的商鋪和住宅清空交還某鑫置業公司。

  【典型意義】該案件所涉某鑫置業公司投資的寶某商業街項目屬于當地政府招商引資的重點項目。該公司與崔某民之間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歷時數年,經當地政府數部門參與協調,最終因崔某民將委托管理之外的房屋和商鋪用于出租,影響了某鑫置業公司對其物權的收益和處分,導致雙方矛盾升級,最終成訴。人民法院在辦理兩案件時,考量雙方糾紛形成已久,且房屋內有大量機械設備和人員居住,通過判決方式結案不利于雙方矛盾化解和實際執行,遂多次組織雙方會面,力促調解。最終在承辦法官努力下,雙方就工程款的支付方式、時間,騰空房屋的時間、標準以及可能出現的違約情況達成一致意見,形成調解協議。該案件的化解,使得某鑫置業公司及時恢復了對其不動產的管理,加快了當地制鞋產業項目的落地,優化了當地的營商環境,促進了當地支柱產業的發展壯大。

  【案例八】李某與永城市某谷駕駛員培訓有限公司租賃合同糾紛案

  【基本案情】2016年1月16日,永城市某谷駕駛員培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谷公司)與李某簽訂《房屋出租合同》一份,約定李某將自有樓房、附屬物及設施出租給某谷公司使用,租期自2016年5月1日起至2031年4月30日止,租金每年3萬元,每年5月1日前交清當年租金。并約定如承租方逾期交付租金,除應補交欠租外,并按租金的500%以天數計算向出租方支付違約金等,并對終止合同情形進行了約定。某谷公司在合同簽訂后采取填平坑塘、硬化地面等用于經營駕駛員培訓。自2019年5月份起,因案涉租賃中的部分房屋及地塊被案外人占用,某谷公司主張減少租金而李某不同意致使發生糾紛,李某訴至法院請求解除合同并支付租金和違約金。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以雙方之間的租賃合同既不符合法定解除條件,亦不符合約定解除條件,故對李某要求解除合同、返還租賃物并恢復原狀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根據現有租賃物狀況,某谷公司在庭審后表示同意在租賃物已減少的情況下,按照原合同約定繼續履行,每年支付李某租金3萬元,予以確認。判決某谷公司支付李某租金6萬元,駁回了其他訴訟請求。二審判決駁回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司法護航法治化營商環境,對案件的裁判及說理應該遵循國法,符合公序良俗,不能強人所難。某谷公司租賃案涉場地用于經營駕校,雙方對此均明確認知,對場地進行合理整修不違背合同目的,且案涉合同明確約定了因出租方樓房附屬物以及設施損壞較重,承租方需提前進行整修。李某在明知某谷公司租賃案涉樓房、土地后填平部分坑塘、地面硬化等行為,且駕校場地已經建成并運營,現起訴主張將填平的魚塘挖開,明顯增加不必要的損失,況且魚塘在填平前只是廢坑,并無經濟效益。本案合同的繼續履行有利于減少資源閑置和浪費,實現了合同利益最大化,依法保障了企業合法權益。

  【案例九】河南某雅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申請河南某泰置業有限公司執行案

  【基本案情】河南某雅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雅公司)與河南某泰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泰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經商丘中院一審、河南省高院二審判決后,因義務人某泰公司沒有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經權利人某雅公司申請,商丘中院于2021年1月立案執行。

  【執行過程】經商丘中院查明,本院在訴訟過程中保全查封了某泰公司部分在建工程及相應的土地使用權,且查封的在建工程中部分已出售的房屋尚未進行備案登記。因該涉案工程屬問題樓盤,項目資金已被政府托管,工程進入停工狀態,僅有部分在建工程可供執行,被執行人某泰公司尚無履行全部債務的能力。在執行過程中,為盡最大程度保障購房者及申請執行人的權益,盤活問題樓盤,經執行法官多次實地調查在建工程房屋銷售情況、房款支付情況、在建工程查封情況,多次組織雙方當事人協商,促使雙方達成和解協議。根據雙方達成的和解協議,申請人在收到執行款后,申請解除了相應房產的查封,被執行人依法對房屋購買者辦理了備案登記手續,案件也以和解方式結案。

  【典型意義】問題樓盤涉及當今社會經濟發展的一大痛點,事關民生,牽扯到眾多購房者的利益。如對本案采取強制執行措施,直接對查封的涉案房產及相應的土地進行評估拍賣,將會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有損社會公共利益。本案執行法官本著善意文明執行的理念,對已出售但未繳納余款的房屋購買者,把繳納的余款償還申請執行人并將房款部分用于項目工程建設。本案的執行方式,實現了“三贏”的局面,即保障了申請執行人利益,保障了購房者的權益,推動了在建工程的進展,為涉問題樓盤的執行開創了一個新思路,維護了社會大局的穩定,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案例十】某正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申請某某縣產業集聚區管理委員會執行案

  【基本案情】某正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與某某縣產業集聚區管理委員會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經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作出判決。該案民事判決書發生法律效力后,權利人某正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向河南省高院申請強制執行,河南省高院指令由商丘中院執行,商丘中院于2021年4月依法立案執行。

  【執行過程】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后,商丘中院依法向被執行人某某縣產業集聚區管理委員會送達執行通知書等相關法律手續,并依法凍結了被執行人的銀行賬戶,但可用余額僅6000多元。經了解,雙方當事人對生效判決結果均表示認可,但由于案件執行標的額較大,被執行人方財政運轉困難,申請執行人又急需資金進行運轉,一時之間案件難以執結。同時考慮到被執行人方系行政機關,貿然采取強制執行措施可能會對政府信用產生不良影響,但是申請執行人的合法權益必須得到維護。后經承辦法官與當地政府、雙方當事人多次溝通協調,在短時間內促使雙方達成了執行和解協議,并執行完畢。后申請執行人制作“司法楷模執行先鋒”錦旗一面向執行法官表示感謝。

  【典型意義】本案雙方當事人雖對判決結果無爭議,但是因一方當事人系行政機關,不宜直接采取強硬措施再加上案件執行標的額大、地方財政困難,如何在維護申請執行人的合法權益的基礎上快速執結案件確實是一大難題。面對兩難境地,在執行法官的不懈努力下,雙方當事人達成了和解,形成了雙贏局面。特別是當下疫情反復,民營企業在促進經濟的高質量發展,社會秩序的穩定局面上不可或缺,確保其各項合法權益的實現是重中之重。法院作為司法機關,更應帶頭營造助企的氛圍,為企業的良性發展提供司法助力。此外,執行法官在執行過程中深化善意文明司法理念,讓各方當事人感受法律的溫度,最大限度減少對被執行人的影響,符合當下執行工作新形勢。

更多精彩,請關注“官方微信”

11.jpg

 關于國脈 

國脈,是大數據治理、數字政府、營商環境、數字經濟、政務服務專業提供商。創新提出"軟件+咨詢+數據+平臺+創新業務"五位一體服務模型,擁有超能城市APP、營商環境流程再造系統、營商環境督查與考核評估系統、政策智能服務系統、數據基因、數據母體等幾十項軟件產品,長期為中國智慧城市、智慧政府和智慧企業提供專業咨詢規劃和數據服務,廣泛服務于發改委、營商環境局、考核辦、大數據局、行政審批局等政府客戶、中央企業和高等院校。

責任編輯:wuwenfei